当前位置:淄博迈舜商贸有限公司情感陈宝莲灯草和尚(29岁风月片女神陈宝莲自杀)
陈宝莲灯草和尚(29岁风月片女神陈宝莲自杀)
2022-09-22

文/说书人朱墨

陈宝莲

2002年7月31日下午5点左右,一位穿着解放鞋带着黄色安全帽的男人经过静安区南阳路的一幢高层小区时,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像热水瓶胆被打破时的闷响声。

他好奇地走近后,看到了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恐怖景象:一个身材高大的女人趴在了地上,腹部流了很多血,肠子都滑了出来,一只脚反叠至头部。

没多久警笛声由远及近,警察来到之后,很快封锁了现场,大城市的反应速度就是快,他舔了舔嘴唇,思绪慢慢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通过围观的人群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他才知道跳楼惨死的女人竟然是《聊斋之灯草和尚》的主演陈宝莲,她半个月前才产下一个男婴。

为什么心中的女神还在“月子”之中,却要用这样残忍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

他既痛惜又疑惑,心里暗暗发誓回老家之后一定将所有陈宝莲的光碟焚烧,既是对死者的一份尊重也是一种祭奠。

陈宝莲与儿子生前唯一一张合影

一、

听到女儿坠楼身亡的消息,陈宝莲的母亲马上往上海赶,一下飞机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她在机场就悲恸不止,用左手捂着嘴痛哭,她没有摘下墨镜,那两道泪痕在墨镜下面清晰可见。

女儿29岁早逝,作为母亲痛哭流涕本来是人世间顺理成章之事,但是不少媒体记者本能反感这位母亲的“夸张”举动,每天被八卦黑料塞满脑海的记者们对明星以及亲人的“临场发挥”已经产生了免疫力。

更何况陈宝莲之所以遭遇如此悲惨的命运,陈母间接在女儿人生的关键时刻起了助纣为虐的作用。

陈宝莲母亲

1973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陈宝莲出生于上海,原名赵静。

由于出生这天恰好也是妈祖的生辰,信佛的家人认为她很有佛缘,大家都叫她宝莲灯。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或许由于佛缘深厚,陈宝莲从小就尝尽人间疾苦。

1977年,陈宝莲4岁的时候,熬过了文革动乱岁月的父母却还是厌倦了彼此,感情破碎离婚之后,陈母抢到了女儿的抚养权。

此时的陈母即使生育过子女,但是肤白貌美大长腿的优势依然引来无数的追求者。每天要应付不少狂蜂浪蝶,约会是一件很费神的事情,年幼的女儿这时候就成了阻碍她过浪漫生活的“拖油瓶”。

没多久,年幼的陈宝莲就被送到了外婆家,一直到14岁由于陈母改嫁香港人才一起生活。

生而为人,在年幼的时候是最需要细心呵护的,既需要像山一般伟岸可靠的父亲,也需要像大海一样温柔的母亲,而陈宝莲在这个阶段只有外婆。

即使陈母并未尽到母亲的责任,但是陈宝莲还是很懂事,当有一天她看到沉迷于赌博的母亲被一群人追着打,屋子里满地的玻璃渣子的时候,她暗暗下定决心早日挣钱为母亲分忧。

1988年,15岁的陈宝莲身高窜到了175cm,还长了一张精致的鹅蛋脸,为了挣钱替母亲还赌债,这时候她开始兼职做模特,日结的几十或者几百港币的薪水全部交到妈妈手上。

拿到女儿的钱后,陈母并非补贴家用或者还钱,而是继续赌博。陈宝莲兼职挣的钱永远只是杯水车薪,赌博十赌九输,残酷的现实像个黑洞一样慢慢将陈宝莲的命运吸入悲剧的漩涡。

1990年,为了让陈宝莲挣更多的钱,陈母就安排17岁的女儿参加“亚洲小姐”竞选。

175的陈宝莲,穿着一袭露肩长裙,姣好的鹅蛋脸,凹凸有致的身材,甫一出场就惊艳众人,然而最后评委们还是残忍地淘汰了她,给出的理由很奇葩:太过美艳!

“亚洲小姐”的佳丽们大多数会进军娱乐圈,拍电视剧、电影,钱挣得不亦乐乎。

陈宝莲虽然落选了,但是依然有导演找到陈母,表示希望陈宝莲能演某部电影的女一号。

1991年,有导演上门邀约女儿演戏,陈母像看见了财神爷一样与对方攀谈了起来,不过剧情让陈母犹豫了起来,要求陈宝莲必须大尺度出演。

此时的陈母债台高筑,每天过着害怕债主上门的惶恐日子,如果自己脱衣服能拍她二话不说就会答应,女儿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而且年龄还只有17岁。

不过她并没有犹豫多久,就背着女儿签下了“卖身契”,当陈宝莲得知实情之后大哭大闹,17岁的年龄谁又能豁出去拍世俗眼中下三滥的电影?

陈宝莲面对母亲,声泪俱下地控诉:“我要和你断绝母女关系”。

但是合同就是合同,17岁的陈宝莲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她被生拉硬拽到现场,看着那些剧组人员,陈宝莲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惊慌失措。

在片场,陈宝莲一直哭,不准任何人碰她,一碰就马上逃走。

这样“婆婆妈妈”的举动让现场的导演以及工作人员很恼火,大声呵斥她:“合同你已经签了,你走不了,你必须拍”。

还好“风月片皇帝”曹查理非常善解人意,在他的宽慰之下,陈宝莲慢慢完成了拍摄镜头,这部电影就是《五月樱唇》,上映后无数男人在各种渠道搜索陈宝莲的各种消息。

尝到了金钱甜头的陈母随后又为陈宝莲接了大量的边缘戏,175cm身高配上凹凸有致的身材让陈宝莲在风月片市场慢慢走红。

《聊斋三集之灯草和尚》、《我来自北京》、《现代应召女郎》等都是一代影迷耳熟能详的经典。

1993年,陈母更是替女儿接下令人发指的10部边缘戏,乐此不疲地消耗陈宝莲的酮体与美貌。

陈宝莲和曹查理

二、

就在陈母掩面哭泣悔不当初的时候,远在台湾的一位老人也听闻了陈宝莲跳楼自杀的噩耗。

乍听到这个消息,他神情暗淡静默了一分钟,不太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不断地诘问身旁的记者:“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确定吗?如果没有,你们这样写,不是闹笑话吗?”

当记者们给与了无比肯定的答复之后,这位老人再次沉默了,思绪回到了那些年与陈宝莲一起度过的日子。

这个老人是台湾富商黄任中,李敖在公开场合评价黄为“台湾三大丑男”榜首。

黄任中

人丑钱多的黄任中在公开场合透露:“我一生就四大爱好,美女、美酒、跑车和豪宅”,不过陈宝莲参加“亚洲小姐”选美的时候并未给黄任中留下深刻印象。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说不清道不明,许多偶然的因素像根线一样会串起单独的个体。

一位好朋友送给黄任中《聊斋之灯草和尚》的碟片之后,陈宝莲的倩影就时常在黄任中的脑海中盘旋,为了玩乐金屋藏娇他特意修建了一座豪宅,里面配有一张能同时躺七个美女的大床,他开始幻想陈宝莲也能娇滴滴地躺在那里。

“我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黄任中看着vcd里丰乳肥臀顾盼生辉的陈宝莲,不断地呢喃。

为了追求陈宝莲,黄任中不断地拜托香港的朋友牵线搭桥制造见面的契机,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次朋友的饭局上,黄任中见到了自己心中的女神,但是陈宝莲压根瞧不上这个又丑又老的有钱男人。

陈宝莲明确不搭理的态度激发了黄任中强烈的占有欲,几十亿的身价都能搞定,难道就搞不定一个女明星么?

陷入爱情的人就是这么奇怪,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那次饭局之后黄任中的七魂六魄就被勾走了一般,50多岁的人却像10几岁的男孩子一样为了一个女孩子辗转反侧、茶饭不思。

经典恋爱法则:要抓住女孩子的心,必须先抓住她的胃。

黄任中恳求朋友再次邀请陈宝莲一起吃饭,一听说又是这个坏得很的糟老头子,在深圳拍戏的陈宝莲很反感,放下狠话:“时间来不及,所以只能下次约”。

陈宝莲刚挂断电话,朋友意外地出现在了深圳的酒店,然后示意随他一起去顶楼。到了顶楼她惊呆了,一架螺旋桨正呼呼转动的直升飞机停在那里,专程接她去香港吃饭,朋友并且保证吃完饭马上送她回深圳,不耽误拍戏。

这一次饭局让陈宝莲与黄任中心的距离靠近了一点点,但她被完全俘虏确是源于一次车祸。

1998年2月,陈宝莲下戏之后游荡在台北的街头,想好好在人间烟火的氛围中找到存在的意义,不料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面包车撞倒骨折。

黄任中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就赶到了医院,一天24小时陪伴在她的身边,喂汤喂药伺候得无微不至。

从小失去父爱,后来又被莫少聪欺骗感情的她从来没有从异性那里感受过这样的温暖,她抬头望着黄任中那张褶皱的脸,竟然觉得一点也不丑也不老,而是那么可爱,那么富有异性的魅力。

就这样陈宝莲真正接纳了黄任中,飞蛾扑火般投向了对方的怀抱,住进了黄的别墅之中,对外就以干爹、干女儿作为掩护。

好不容易找到异性的温暖,陈宝莲非常珍惜,但是她没想到的是黄任中的别墅里还住着其他干女儿们,这些干女儿对于陈宝莲充满着嫉妒与愤恨。

有一天,在一次交际场合的饭局后,陈宝莲跑到黄任中旁边,把头埋在黄任中的两腿之间摩擦,无比娇媚地说:“干爹,人家最近定了一部八十几万的车啦”,其他的干女儿马上联合起来反对:“没有,国库空虚,干爹哪能给?不行!不行!”

陈宝莲是黄任中最宠爱的干女儿,甚至因为陈宝莲的出现,对于丈夫寻花问柳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黄太太都铁了心与黄任中办理了离婚手续。

但是陈宝莲想要得到的是独一份的爱,这个黄任中给不了,加上其他干女儿排挤,陈宝莲喜欢上了泡夜店还吸D,在酒精与D品的刺激下,她顺手给黄任中戴了一顶绿帽子。

黄任中忍无可忍,给了陈宝莲一笔钱,让她去国外进修读书,拿到钱后陈宝莲去了国外遛了三个多月,书没读什么钱花到一分不剩。

她也明白了一件事:她最爱的男人就是“干爹”黄任中。

但此时的黄任中又有了其他新欢,陈宝莲已经是曾经的旧爱,无论陈宝莲用各种自残、殴打歌迷、电影首映礼割腕自杀等种种方式,黄任中都当作没看到不闻不问。

缘分来时,说不清楚;缘分走时,总有人受伤无奈。

陈宝莲葬礼

三、

与黄任中分开之后,陈宝莲陆续交了两个男朋友,但都不是她心中真正所爱,虽然和其中一个生下了一个男婴,用她的话说:“这是个错误”。

生命倒计时最后三年,陈宝莲一直过得恍恍惚惚,怀疑家里有邪祟曾放火烧屋,在国外打人被拘禁等,过度损耗了自己的精气神,为她的自杀埋下了伏笔。

2002年7月31日,下午5点左右,陈宝莲第一次跳楼自杀被保姆好说歹说给拦了下来,保姆见到雇主冷静了一点就去哄半个月大的婴儿,没想到陈宝莲趁保姆不注意又坐上了窗台。

坠楼之前,她曾一只手抓着床沿,吊着摇晃了一阵自己的身体,然后决绝地松开了手,坠楼过程没有发出一声呼救。

这个一生可怜的女人最后手写的遗书不仅原谅了造成她悲剧命运的人,还留下了自己的祝福:

“妈咪请替我打电话给少爷(黄任中),告诉他,宝莲去了,要好好保重身体!宝莲临死仍一直爱着他,我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他。”